空城荒島

關於部落格
這裡之後會慢慢更新,要說個主題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大部分都是發表心情記事吧~~
  • 21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文 - 透明的黑 第二章

隔了幾天當然要來更新一下啦
因為要換換心情所以把網誌的樣式換了一下
曾經有想要自己做做看樣式,但因為繪圖不能而且圖的大小很難找所以就此作罷

這星期六就是cwt了,來先預告我要發遊記或本子感想
先寫在這裡之後就不會忘記了,哇哈哈我真聰明
這次訂了超多本子,因為想到高中可能不會再參加場次所以就買多一點
搞不好下次參加已經是兩年後的事了

高中想要好好拼一下學業,如果要心無旁鶩就要將這些東西短暫遺忘
要說真的遺忘是很難啦,但至少我之後不會再去碰同人的東西了
不過這裡會繼續發文,畢竟打文應該不算會影響課業的事
FB應該也會先荒廢一陣子吧,雖然我覺得有點難
因為現在人人都有FB,如果停掉了話很多消息我都會不知道> <
總之就是這樣,希望我在這邊打期望文未來的我能夠做到

還有這篇文其時還沒寫完,本來預定要在這裡拜結束的
但劇情就是卡卡的,怎麼寫就是怪
不過它一定要有個結局,畢竟是我的第一篇文章嘛!

那麼,謝謝看到這裡的你,請閱讀以下的文章吧~~
劇情有點雷,若不舒服的可以直接按右上角感謝

*


對於這種不同於平常的突發事件,火神內心感到些許的不滿,尤其是放學後竟不能和大家一起練球。眼看下禮拜就要比賽了,若不快將這問題解決的話,到最後後果會很嚴重。不管是自己短暫時間的不練習,還是黑子詭異的突然讓大家看不見。
「火神君,在恢復原狀之前可以待在你身邊嗎?」
「──哇啊!你什麼時候出現在我身後的?」
「我從一開始就在的。」
「嚇死人了,拜託出點聲音好不好?」
對於黑子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自已身後,火神在某方面來說雖然已經習以為常,但還是會被黑子嚇到發出叫聲。畢竟對於這種自以為無人的空間突然跑出一個人來,任誰都會嚇一跳的。

火神也不多說什麼,似乎是默認黑子可以跟在他一旁。當火神放下書包,準備將待會要上課的課本拿出來時,他發現身旁的人遲遲沒有動靜,只是一直呆立在那。

「喂,幹麻不回你的位子坐?」
「不好意思,我可以一直站在這嗎?你可以忽視我沒關係。」

你是要我怎麼忽視啊?就算別人看不到我還是看的一清二楚啊。而且他這種舉動到底又什麼意義啊?火神不禁在心中白了黑子一眼,但他也沒有出言拒絕,只是想別造成騷動就好了。
上課鐘響完之後火神也不理會站在一旁的人,直接翻開課本準備上課。
其實火神很少認真上課,通常都是因為早上的練球使自己身心俱疲,所以根本無法集中精神上課。但現在旁邊有個人正盯著自己,不做出該上課的樣子好像也怪怪的。

「原來火神君的字這麼有個性啊。」
「……」
「火神君真的很喜歡籃球呢,連課本上的塗鴉都是籃球。啊......請問這個是什麼呢?」

說完黑子便低頭指向火神課本左上方不知道是什麼的塗鴉,似乎是被畫過再被其他筆更用力的覆蓋上去,整個頁面看上去顯得十分突兀。

「喂,不要亂看!」

像是底下的東西已經被對方看的一清二楚似的,火神趕緊用手遮住那塊早已被塗黑的地方。
要是給他看見底下寫什麼東西就糟了啊,火神這麼想著。
黑子也不再多說什麼,悻悻然地把頭轉向前方的黑板。看來終於要認真聽課了啊。

過了五分鐘後,火神的眼皮也越來越重,雖然早上因為這個突發事件沒做到體能訓練也沒什麼練習籃球,但聽到死氣沉沉的講課聲還是令他不知不覺向夢中沉去。


「火神同學,火神同學!」
不只聽見聲音,還感覺到有人在輕輕的搖著他,他以為是那目前只有自己看的見的黑子在叫他,不作多想的揮開了那漸漸加強力道的手。

「火神同學,清醒點!你要睡到何時啊?」

這回火神聽清楚了,完全和黑子不一樣的聲音讓他嚇了一跳,一反平時熟悉的沉著嗓音,現在聽到的聲音更加的急躁與大聲。
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聽到的聲音是誰的了,他連忙站起來表示自己睡意已全消退。
每當火神和黑子上課睡覺時,被罰站的人都只有火神,明明只坐在他後面也黑子雖然不容易察覺到,但也不會完全沒看到吧。想到這火神在心中不禁埋怨了一番。

「你就繼續站到下課吧。」
「是!」

火神反射性地往旁一看,竟然空空如也?有點不對勁。
他急忙地將頭往後一轉,深怕連後頭的座位也是空的,怪異的恐懼感瞬間湧上心頭。
──那個再熟悉不過的座位,現在上頭竟沒有人?
不是說在恢復原狀之前要待在我身邊嗎?怎麼馬上就不見了?
火神對於黑子突然的消失感到有點慌了,他有可能只是趁自己睡覺時走到外面晃晃,但也有可能還在自己身旁,但自己卻已經完全看不到他。
他深怕後者的事情發生。
不安的感覺隨即襲上心頭,他決定現在要到教室外去找人,雖然已經快要下課了,但他又怕這段時間他早已走到校外不見蹤影。

「老師,不好意思,我突然好想上廁所,快憋不住了啊!」

火神馬上裝得一副痛苦的表情,似乎再慢個幾秒去上廁所就會有可怕的事情發生,他以為這樣應該可以瞞混的過去。

「既然快下課了,那你就下課後再去上吧,我想這點時間你應該是忍得住的。」

沒想到這位老師也不是省油的燈,似乎早已看出他想翹課的樣子,也不讓他現在出教室,這下火神有點急了。
得快點去找黑子才行啊,現在繼續待在這我也不會認真的聽課。
以為聽了老師的話就會乖乖就範的火神,下一秒竟快速的打開教室的後門並衝了出去。
因為過於快速,連自己都覺得太過順利,火神也來不及聽到教室裡同學和老師後續的反應,不過那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也不重要了。
必須要趕快找到黑子,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現在沒有其他事情比這件事更加重要。


*


第一個念頭想著他應該只是去上廁所,很快的他來到了離教室最近廁所。試著叫黑子的名字,想說應該會有所回應,但裡頭卻十分的安靜,只有微乎其微的水聲,看來是不在這裡了。
難道是在練習場?雖然可能性不大,因為練習場目前開放給其他的班級上體育課,如果他去那裡練球的話想必會造成一陣騷動。
但火神一時也想不到其他地方,只好賭一把去那邊找了。

去練習場的途中,下課的鐘聲響徹了整個學校,原本安靜無聲的校園在短短幾秒內吵雜了起來。火神在聽見鐘響時趕緊加快腳步,要是在他去練習場的途中,黑子又到別的地方,那豈不是在玩?貓貓?他可不想這麼累人,趕快找到人比較要緊。

一到練習場門口往內一望果然沒見到黑子,裡頭的學生正在收球,但還是有一些人在一旁打著鬥牛賽,雖然他對於有人正在打人球感到頗有興趣,但現在並不是該前往報隊的時間。
平常下課時黑子都待在教室,放學後也只有去體育場,說時在火神真的想不到黑子還會去哪裡了。

「請問火神君在找我嗎?」

已經不知道該去哪裡找人的火神,這時聽到了熟悉的聲音,那冷靜又沉著的聲音。

轟隆隆──!
原本還算晴朗的天空此時被烏雲籠罩,並發出了懾人的雷聲,看來等一下將要下雨了。
火神頓時還以為自己聽錯而愣了幾秒,反應過來後他便轉過身來看後面到底有沒有人。

清爽的藍髮,白皙潔淨的臉龐與令人看一眼就很難忘的認真眼神,那位自己方才用盡心思找的人現在正站在自己的眼前。
視線馬上轉向黑子的手中,看了不禁令他嚇得倒退三步──黑子的手中正抱著興奮搖著尾巴得哲也二號,吐出舌頭的樣子看了十分討人喜歡,但看在火神的眼裡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你跑到哪去啦?不,這個等一下再說,先把你手中那隻狗丟掉!」
「我突然想到二號還沒吃東西,便跑過來找牠了,因為火神君在睡覺所以我不好意思吵醒。」
「這個不重要,總之快把狗放回去!」
講到這火神又再退後了幾步,彷彿眼前的狗會撲過來咬殺他般害怕。
「火神君不摸摸看嗎?很可愛的。」說完便往火神前進,準備將手中的二號給他抱。
「快拿走!離我遠一點啊!」
這下火神離黑子更遠了,直接跑道練習場的角落,眼神還是一樣畏懼。
在場的其他人不知道火神在做什麼,只是覺得一個比一班人還要高大許多的人突然懼怕地躲在角落,不免笑了出來,一些輕視的言語也在之中聊了開來。
火神雖然也聽見他們在說什麼,但他畏懼狗的感覺早已超越了被輕視的火大,現在他只希望眼前的二號盡快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內。

在火神的畏懼反應下黑子也只好將二號放回原處,雖然牠總是一副興奮的樣子,但也不會過動的跑到其他地方而從此消失無蹤,這點令籃球社的每個人都十分安心,也不必將牠裝進籠子裡。
看見恐怖的二號終於消失後,火神才慢慢走回黑子身邊,還不忘看著後頭,深怕二號還有衝進來的可能性。

「要離開也跟我說一下,你突然消失我會很麻煩。」
「好的,不好意思……。」

像是真的要懺悔似的,黑子將頭低了下來,眼神凝視著地面,似乎正在反省自己方才所做的事。
看對方真的有在反省,火神也不好說什麼了,甚至覺得剛剛的自己態度是不是太差了。

天空開始飄起了毛毛細雨,眼看這雨勢似乎會下越下越大。

「走啦,回教室了。」
說完火神走向了練習場旁拿備用的傘,從練習場到教室會有一段距離會淋到雨,既然有傘那就不用白不用。

 

「請問……可以不要回去上課嗎?」

 


「……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