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荒島

關於部落格
這裡之後會慢慢更新,要說個主題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大部分都是發表心情記事吧~~
  • 21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文-透明的黑 第三章

天啊突然覺得我寫的文真的是爆炸爛的
除了狗血無聊我也不知道該用什麼形容詞了
不過就是因為如此我要將這篇文寫完啊啊啊
我要記住這次的羞愧之心而後期待下次能寫的更好!!!!!
所以,有看的人也請儘管批評我吧!!!
我會化悲憤為力量的!!!

沒意外的話會在第五章結束
現在我也不知道結局該如何收尾,應該會拖一陣子,但不會太久...吧

從前在網路上我都是潛水的人,因為都懶的留言
但陷在看到我的網誌上有人來過後我會有種好奇心
「這個人是不小心點到我的網誌,是馬上案叉叉,還是有停留一下呢?」
嘛......這問題是永遠不會有解答的



「現在不去上課那要去哪?」
火神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從來沒缺過課的黑子竟然想要翹課,怎麼想都不對勁,看來他吃的飯團不只是讓人看不到他而已,連思想也有點變化了嗎?
「不知道,總之一天不上課應該沒關係的吧?」
「我是沒差啦,既然你都這樣講了那就走啦。」
「……咦?」
原本以為無理的要求會被快速駁回,沒想到火神這麼爽快的就答應了。
「還不快走?要不要進來撐傘啦?」
練習場備用的傘只看到一支,但目前有兩個人要用,想當然爾是要共撐。看到火神的反應,黑子露出了難得的微笑,連忙走去已有人為他撐好的傘下。
他不知道為何自己突然說出了這些話,平時就算不想上課也只是在心中暗自抱怨,反正一天的課程撐一下就過去了,就算因為撐不了而睡著也很少人會發現。但今天也許是因為自己變得讓大家看不見,平常已經薄弱的存在感此時更是消失殆盡,只有火神君能夠看的到他,本來消沉的情緒因此開朗了起來,這種開心的感覺不知道是因為終於有人看得見他,還是因為現在只有火神君能夠看得自己,對於這種複雜的情緒黑子有點無法判斷。
雨滴打在雨傘上的聲音越來越大聲,地上也到處可見雨水聚集而成的小水漥。雖然兩人有傘可以撐,但已兩個男生擠在一支雨傘下還是太勉強了,火神和黑子的身側還是遭到的雨水的波及。

「既然都出來了,你要不要先去找給你飯團的婆婆?」
「……還不要,目前先不要。」
這傢伙在堅持什麼啊?先去問問看怎麼變回原狀不是比較好嗎?火神對於黑子的回答十分不能理解,但也沒有馬上提出意見。
「那現在要去哪好呢?」
「不知道,哪裡都好……。」
雨水像是用倒的般從天空襲來,雨傘似乎已經沒了用處,即使撐了兩人還是一身濕。
腳底開始傳來了冰涼的感覺,漸漸地擴散到整雙鞋子,火神在心中驚覺不妙,沒想到鞋子會進水的這麼迅速,要是不趕快將鞋子脫掉,得了香港腳就不好了。
「那就去我家吧,順便換個衣服,你的衣服也全濕了吧。」
終於聽到一個確切的地點後,黑子露出了微笑,對於雨水兇猛的侵襲他也感到挺不舒服的。
「嗯,不好意思打擾了。」

幸好現在雨勢猛烈,很少人在外走動,畢竟在這上課時間有人穿著制服在路上走動不免會讓人起疑心,少數人看到火神頂多是多看一眼而已。

「不過,我對於只有我能看見你感到很奇怪。照理說應該是每個人都看不到的啊。」
「應該是因為火神君的視力比一般人好上很多吧。」
「這跟視力沒關係吧?」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別的原因了。」

「……你的想法總是跟一般人不太一樣呢。」
「謝謝。」
「笨蛋,這不是誇獎啦!」

火神的家離誠嶺非常近,走路不到十分鐘就到了,這還是第一次黑子走進火神的家中。從外看是間小公寓,裡頭空間卻異常空曠,看來一個小家庭住進去也不成問題,令人驚訝的是裡頭十分乾淨整齊,沒想到火神君這麼喜愛整潔。
在玄關脫下了溼透的鞋子後,兩人便一同走進去。對於一個人住的火神來說這裡是他平時的自由空間,做起事來也較無拘無束,但對於黑子來說可就不一樣了,到了別人的家還是有種不自在感,即使是和自己還算熟的火神君的家也是一樣。

「?,全身都溼透了,你也快把衣服脫下來吹乾吧。」
說到這火神就逕自地開始脫起衣服來,在自己家進行這個習慣的動作早已不下百次,即使現在有人在場也覺得沒什麼好奇怪的。
黑子雖然平時在休息室也常常看到大家換衣服的樣子,但這次只有他們兩人獨處,感覺也十分微妙,他無法認為此時的景象和在休息室可以相提並論,不知怎麼的,臉也微微的發燙了起來,今天的自己真的很異常,為了不讓火神發現自己的異狀,他也稍微將頭低了下來。
才不過幾秒的時間,火神已經換好衣服了,他也從衣櫃中挑了件白色T恤和茶色棉褲給黑子換上,再不趕快換上的話要是感冒就糟了,下星期可是還有比賽的呢,要是在這時身體出了狀況對整個籃球隊都不好交代。
但看黑子遲遲沒有動作,只是將頭低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今天的黑子真的很不一樣啊。
火神在櫃子中抽出一條毛巾,走到黑子面前將毛巾覆蓋他的在頭上,幫他擦拭著一直滴著水的頭髮。
看到火神的舉動,黑子方才異常的感覺又加重地侵襲了全身,但他的表情還是像平常般冷靜,為了怕火神發現,他將視線轉移到別的地方。
「你臉怎麼紅成這樣啊,不會真的發燒了吧?我看你還是先去洗個澡好了。」
說完手背就貼到了黑子的額頭,看電視上的人似乎都是這麼測溫的,雖然他也不曉得怎樣的溫度才算發燒,至少他現在認為只是比自己的手溫還要高上一些,不至於燙到需要送醫院的地步。
將剛才找好的T恤和棉褲塞到黑子手中之後,因為看他還是沒什麼反應,依舊掛著一張冷靜的面容,現在看起來還有點無神,火神索性直接將他推到浴室裡自己打理了。
幫黑子關完浴室的門後,火神靠坐在床上,拿起一旁書櫃的籃球體育雜誌開始研究了起來,沒想到沒多久後出現了一個神不知鬼不覺的聲音。
「不好意思,還請火神君借我浴室,謝謝你。」
「──哇啊!你今天到底要嚇我幾次啊!」
這傢伙今天真的有病啊,要道謝的話等用完浴室之後再說不就好了嗎?難道他只是純粹的想要嚇自己?的確像是他會做的行為。

說完該說的話之後黑子又靜靜地走回浴室,剛剛的事情似乎都沒有發生般,整個空間突然變得十分安靜。火神受不了這種過於寧靜的空間,所以他總是會拿起MP3來消除這種肅穆的安靜。

耳機裡放的歌變成較輕快柔和的歌之後,火神的眼皮也越來越重,漸漸地他閉上眼睛進入了夢鄉。


*


正在浴室中洗澡的黑子把自己弄得全身都是泡泡,這種被泡泡包圍的感覺讓他覺得輕飄飄的,剛剛奇妙的感覺現在也完全消逝無蹤。
希望自己趕快變回原狀,才能和大家一起練球,但心中的底層似乎有種排斥變回來的感覺,為何有這種感覺他也不太清楚。

沖掉全身的泡泡後整個人瞬間清爽了起來,在鏡子中明明還看的見自己,為什麼其他人卻看不見呢?黑子開始懷疑這一切是否只是一場騙局,其實大家還是看的到他吧?但一想到他們這麼做一點意義也沒有後也停止了這麼想法。

當黑子正準備要穿上衣服時,將T恤攤開發現尺寸比自己大了好幾號,畢竟這是火神君的尺寸,火神君這笨蛋竟然沒想想到尺寸的問題就直接將衣服塞給他。但目前沒有其他衣服可以穿了,也只好將就一下。
但褲子就沒辦法,穿上去後竟整件鬆脫到地面,這是他所料想不到的事,但想說上衣的長度剛好到膝蓋上方,沒有穿上褲子看起來也不至於太奇怪。就這樣,黑子手上捧著剛剛事先洗好的學校制服走出了浴室。

沒想到火神君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他拿起被火神君丟在一旁的制服,既然目前不知道要做什麼,想說順便幫忙洗一下也沒關係。
看到口袋有東西便順勢的取出來,沒想到卻看到一個小信封,上面有用漂亮的筆跡著名火神君收。黑子向來尊重別人的隱私權,但這時的好奇心卻異常作祟,鼓動的力量比平常還要強大。如果是火神君的信應該沒關係吧,而且看完再偷偷放回去應該也不會被發現。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黑子靜悄悄地將裡頭的信取了出來──

火神同學:
從第一次看到你打籃球時就很難忘記你的身影,雖然只跟你說過幾次話,但每次都會格外緊張,之後我也漸漸明確自己對你的心意,我想以這封信將它表達出來,
──我喜歡你
P.S.如果這封信造成你的困擾我很抱歉
                                                                                                     XX  上

短短幾個字也震撼了黑子的內心,沒想到像火神這種笨蛋也有人向他表白,而且看寫信的女孩字跡漂亮又很有禮貌,想必會是個不錯的對象。

可是,為何自己無法替火神君感到開心呢?

「喂,你在做什麼啊?」

沒想到火神君竟然在這時醒來了,雖然黑子很想趕快把信收起來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但也為時已晚,而且他想火神君應該不會介意有人看到別人寫給他的情書吧,既然如此他就誠實的將現在在做的事情說出來也無妨。

「本來想幫火神君洗衣服的,但看到了一封情書。」
「啊──,你幹麻偷看啦!」
說完隨即便衝到黑子面前一把將他手上的信搶走。

「抱歉……。」
黑子沒想到火神這麼注重這封情書,因為偷看而產生的愧疚感頓時襲上了全身,他趕緊將頭壓低。
看到黑子過度的反應(其實自己反應也很過度),火神突然不知所措了起來。

「其實給你看也沒關係啦,只是對於難得收到的情書反應難免有點過度,我也有錯啦。」

氣氛頓時僵硬了起來,兩方都沉默了一下。

「所以,火神君有打算要有所回應嗎?」
其實自己內心最在意的還是這個吧,黑子很討厭這樣的自己,但也無可避免。
「啊?當然是拒絕啊,我打籃球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應付這類東西。」
「……這樣啊。」
這樣是哪樣?火神再度不理解黑子的想法了。
黑子聽到這番話內心似乎鬆了口氣,原來自己是希望聽到這樣的答案啊。
看到黑子站起來後火神嚇了一大跳,今天似乎被眼前的人嚇了好幾次呢,雖然平常就這麼多次了。

「──哇啊,你、你為什麼沒穿褲子啊?」
「因為火神君這個笨蛋給了我太大件的褲子害我沒辦法穿,衣服也是勉強穿上的。」
「那也沒辦法嘛,還有不要叫我笨蛋!」
火神簡直被眼前的人給打敗了,不過因為臨時也找不到適合他穿的褲子,而且他身上穿的衣服對他來說真的還挺大件的,遮住一些地方根本不是問題。

「……算了,我要去煮午餐了。」
「火神君會煮飯?」
「拜託,我可是一個人住呢,要是不會煮的話你是要我直接吃生的嗎?」
「不是的……我一直以為火神君只吃漢堡呢!」
「那種東西只能算點心不能當正餐吧!」
但你吃的量比一般人吃正餐的量還多啊,黑子對於火神的食量更加不可小覷了。

火神隨後轉身走向廚房準備午餐,突然背後傳來一股重量,有個人正圍著他的腰抱住自己。


「謝謝你,火神君。」


雖然又嚇了一跳,不過這種感覺暖暖的,他並不討厭。


……感覺有種東西正在內心中滋生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