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荒島

關於部落格
這裡之後會慢慢更新,要說個主題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大部分都是發表心情記事吧~~
  • 21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文 - 透明的黑 第一章



*


一如往常的早訓,大家都在進行著嚴酷的體能訓練,麗子吹著口哨在一旁監督著。
「啊,不行了啊,先讓我休息下。」
說完降旗便不顧一切的躺在地板上,即使他知道之後會遭受恐怖的懲罰。

嗶─嗶─!
麗子用哨子吹了兩次長音表示警告,並指著降旗說道:
「誰准你先休息的?加罰跑十圈!」
殘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但降旗也只能無奈的站起來準備接受處罰。
「噗!」伊月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笑了聲,雖然他目前的體力也已經到了極限了,但還是想調侃一下正準備受罰的降旗。
「可惡啊,你笑什麼啊,你也來跟我一起跑。」,降旗不滿的說道。
深怕教練等一下叫自己跟著去跑,伊月的表情馬上恢復成平時冷淡的表情。
幸好偽裝的還不錯,恐怖的教練並沒有叫他跟著受罰,伊月雖然還是那副冷淡的表情,但其實已經在心中鬆了一口氣。

「話說......火神和黑子怎麼現在還沒有來啊?」,日向說道。
離訓練時間開始已經過了半小時了,但卻遲遲不見兩位重要人物,在場的每個人聽了也感到疑惑。
「說的也是呢,竟然到現在還沒來,想必是做好了心理準備要接受處罰了吧。」
麗子忽然露出了毛骨悚然的微笑,令看到的人不禁打了個哆嗦。
雖然兩人偶爾會遲到,但他們一起遲到還真是第一次,而且竟還遲到這麼久,也難怪教練會想發火了。

「不好意思,我從一開始就在了。」
一個冷靜清澈的聲音響起,雖然小聲但也不至於沒有人聽到,平常大家聽到這聲音都會驚訝的說「啊,原來你在啊」,但此時大家似乎沒聽到這位少年的聲音,繼續做著體能訓練與聊天。
黑子感到疑惑的微微偏了偏頭,這時他也覺得奇怪了,剛剛先休息躺在地上的明明是他,但受到懲罰的卻只有降旗,對於黑子的偷懶卻不發一語,這絕對不是教練的作風。

──很不對勁。

這是黑子對於目前景象所做出的看法,就算他再怎麼不引人注意也不可能完全看不到或者連聲音也聽不見吧。
黑子嘗試在日向眼前揮了揮手,但日向就好像什麼也沒看見般繼續跟教練說話著。

──完全看不到?不會吧。

他伸手試著拍了拍日向的後腦杓,沒想到竟奏效了。
「喂!伊月,你幹麻打我頭啊?」
正在喝水的伊月還是保持著一貫的冷淡表情,但他的內心還是有許多的抱怨與不解,沒想到連喝個水也會遭人懷疑。
但現在在日向附近的就只有伊月和麗子,正在和麗子說話的日向頭忽然被人打了下,想當然爾會懷疑離自己很近的伊月。
「我剛剛在喝水,其他什麼事也沒做。」
伊月看似冷靜的做出了解釋,其實他的心中充滿了許多問號,日向很少會這樣發神經沒頭沒腦的說一些像開玩笑的話,那剛剛他感覺到的那一下應該是錯覺吧。
日向摸了摸自己的後腦杓,也沒再多說什麼了,帶著籃球到三分線外繼續練習著投籃,最近的手感有點不太穩,希望能在下場比賽穩定一點。

看來大家是真的看不到我了,黑子在心中如此想著,那該如何和大家溝通呢,黑子苦惱了起來,低下頭沉思著。
現在他們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到,所以出聲叫對方是行不通的了。
直接不管像往常一樣拿籃球練習?看著籃球自己浮起來似乎會嚇到大家,反而更難溝通了。

─對了,可以用紙筆來購通!
想到此黑子馬上回到教室拿紙筆,但沒想到在練習場門口被一個龐然大物給擋住了去處。
「抱歉啊大家,鬧鐘壞了所以晚起了,那我就省略體能訓練直接來練習吧。」
深紅的髮色與特殊的眉毛,還有令人不敢忽視的高大身軀,黑子呆望著眼前的人。
現在應該是每個人都看不到我了,還是趕快去教室拿紙和筆,才能和大家對話。想到這黑子繞過了火神準備向外走去。
「哇啊!你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嚇死我了。」
火神說話的聲音頗大,令在場每位聽到的人都傻眼了,因為在火神眼前什麼都沒有,但他好像在凝視著空氣說話。
「我說……火神啊,你的眼前應該什麼都沒有吧。」
最先提出疑惑的是日向,雖然內心覺得毛毛的,但還是要搞清楚目前的狀況。
「啊?黑子就在這啊,你們眼瞎啦?」

現場一片沉默──。

安靜了許久後,終於有人開口說話了。
「媽啊,現在是什麼靈異的情況啊?」,降旗近乎尖叫的說道。
「等等,你說黑子在你眼前?問題是我什麼也看不到啊。」
日向充滿疑惑的問道,對於火神的弔詭發言也感到不舒服,竟然在這普通的練習場中發生了靈異事件。
「我知道了,這一定是最近很流行的冷笑話,真的是冷到笑不出來呢。」
「原來是這樣啊,真是的火神你別嚇我們了好嗎?換個好笑一點的冷笑話嘛!」
「如果你需要的話我也可以傳授你一些,對於編笑話我可是高手呢。」
「就是說呀,伊月你也教教他嘛,雖然不太符合他的風格就是了。」
「沒問題的,我會找到符合火神的冷笑話的,這是我的使命。」
現場每個人都說了幾句話,想緩和現場的僵直狀況。
麗子不發一語望著火神,似乎是要等火神解釋他方才說話的原因。

「喂!我就說黑子在這裡你們是聽不懂嗎?」
火神似乎有點惱怒了,眉頭皺了起來,十分不滿大家的反應。
他拍了拍黑子的腦袋瓜,以自己的觸感再次證實黑子真的在自己的身旁。
「不好意思,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似乎除了火神君以外,其他人都看不到我了。」
看到可以溝通的火神,黑子眼神透露出一絲希望,至少目前不用再去拿紙筆溝通了。
跟火神大略敘述一下目前狀況後,火神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他壓根沒想過這麼離奇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但又確確實實的發生了,現在變成他在苦惱要如何跟大家解釋了。

「你們這群人全部冷靜坐下來好好聽火神解釋吧。」
麗子頭疼的按了按太陽穴,雖然她現在也搞不清楚現在的情況,但現在她的決定總比兩方雞同鴨講要來的好多了。


*


「你的意思是說黑子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變的看不見?」,麗子問道。
「他是說他平常就很沒存在感了,一開始大家忽視他他也覺得很正常,但他出聲時你們也沒給回應,他就覺得很奇怪了。」
自己說自己很沒存在感是多麼悲哀的事情啊,大家在心中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關心一下黑子,讓他能免於受忽視的困擾。
「不可能突然就變成這樣的,你一定是吃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吧。」
日向對於這種懸疑的事件還是感到不可置信,不只是他,在場的所有人都望向火神旁邊的空座位,難以想像現在黑子正坐在上頭。
這時火神也望向坐在旁邊的黑子,突然就變的看不見未免也太奇怪了,更奇怪的是竟然只有自己可以看的到他。
大家都等待著黑子的回答並請火神翻譯,在這其中的時間異常的緩慢。
感覺過了好久之後,黑子終於出聲了。
「應該是婆婆的飯團吧。」
「啊?」
火神圖突然怪異的叫道,想必是黑子說出了什麼驚人的話語,降旗連忙問他黑子到底說了什麼。
「火神,黑子到底說了什麼啊?」
「飯團……什麼的。」火神也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
「今天早上有一位婆婆在路上跌倒,袋子裡有好多東西都滾出來,我幫婆婆把東西撿起來順便扶她回家,婆婆說很感謝我所以給我一個飯團。」
「所以你就把那個來路不明的飯團吃了?」
黑子以認真肯定的眼神對火神點了點頭。
「你這笨蛋!怎麼想都很可疑啊!」
「火神君才是笨蛋,婆婆送的東西才不可疑。」
火神的表情簡直像是被黑子打敗了,既然知道黑子變透明的原因是因為某個陌生老人送他的,那只要在找出那位婆婆應該就能解決這場無聊的鬧劇了。

聽了火神的描述後,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大概瞭解了狀況,而想到的唯一解決方法就只有去找那位婆婆了。
「那麼,放學後就由火神陪黑子去找那位婆婆吧。黑子,你應該記得路吧?」
黑子點了點頭,火神幫忙傳達意思後便起身要離開。第一節課再十五分鐘就要開始了,雖然遲到的處罰沒有很重,但火神還是想能不遲到就不要遲到。
黑子靜悄悄的跟在火神身後,現在能看到他的只有火神了,在他還沒恢復原狀之前,黑子想先待在火神身邊,也比較能隨機應變傳達自己想說的話。
看著火神離去的背影大家都呆了一下,過了幾秒後才震驚自己待會兒也要去上課,便匆匆的收拾東西趕快前往教室。

今天應該不會過的太平順,火神在心中暗自想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